Andria life

從七月開始到南義普里亞省long stay以來,生活上真的是酸甜苦辣。儘管一開始有心理準備會遇到一些困難,但實際遇到時,心裡那一關真的是不好過。加上因為疫情影響,今年看來勢必是回不了台灣,或許要回去也可以,但讓全球局勢動盪的疫情危機真的還是讓我心惶惶。思鄉的情緒常常排山倒海而來,卻又無處排解,只能感謝老天至少全家平安而且可以跟家人保持視訊聯繫。

總而言之,既來之,則安之。我媽說的,關關難過關關過。明年過年我不管上山下海一定會回台灣的!

今天久違的上了睽違兩年的日文課,久到日文老師已經把我的skype刪掉以為我再也不會回來的狀態,但見面時(我自認為的)親切感還在。因為在學義大利文和日文真的也很爛的緣故,居然在掙扎想溝通時一度腦中都是義大利文。madoooonna,怎麼會這樣?話說Madonna這個語助詞啊,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義大利人都會講這個,但原來他們不是像以前想像中喜歡驚呼媽媽咪亞mammamia。不過可能因為我在東南部的關係(?),身邊的義大利人超喜歡講madon(Madonna的簡稱),但我家東尼兄從來都沒叫過瑪莉亞,看來他的無神論真的深植內心,連口頭禪都那麼無神論。話說瑪丹娜不是那個流行天后瑪丹娜,瑪丹娜就是瑪莉亞,傳說中的聖母(耶穌的媽媽)。喔這樣說來叫瑪丹娜也是跟叫媽媽好像差不多。我又不知不覺的鬼扯了一些五四三請讓我淡出…..

啊我離題了,我想講的是,今天上課日文老師問我,啊在義大利他們真的天天都吃義大利麵,千層麵,披薩嗎?這個真是大哉問,事實上他們幾乎天天真的都吃義大利麵吧,就像在台灣應該幾乎天天都會吃白飯一樣,但在這裡雖然有麵了還是一定要有麵包,沒有麵包的餐桌好像少了某種靈魂。

你們有注意過義大利人吃飽後,盤子都亮晶晶嗎?感覺亮到可以不用洗(喂!)?!因為阿~~~義大利人吃完以後都喜歡用麵包擦盤子,義大利文叫做la scarpetta(小鞋子), 變成動作就是 fare la scarpetta(做小鞋),我很不認真地查了一下到底為什麼叫小鞋,據說好像就是拿著麵包拖曳著盤子時麵包感覺像個小鞋子,唉唷義大利人真的取名充滿幻想力,反正你現在知道就好,以後記得吃完義大利麵也要拿 小鞋 麵包擦擦你的盤子,因為每滴醬汁都是精華啊啊啊啊啊~~~

說到這我的Andria life好像沒什麼內容,算是我在義大利生活的一些小小感觸,也算抒發我的情緒吧~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